樱花树下的兔砸

很累…
有心无力
其实并不想丧丧的

祁醉和于炀的故事啊DY


漫漫这篇文简直太甜了!ಥ_ಥ看每一章都笑出猪叫。

昨天的一个脑洞太适合他俩了,于是写出来了。

略ooc(毕竟真的写不出祁醉那个流氓劲)

ooc和私设都是我的👌

💓💓💓

HOG基地里

“啧啧啧~是什么让电竞之神我们炀神用神之右手来给老流氓系鞋带!”卜那那边往嘴里塞着零食边吐槽着论坛上被人发的一小段视频,一边的老凯最近吃狗粮已经吃到吐,不想再看,辛巴还在专心复盘,也没听到卜那那说话。

卜那那见没人理他,无聊的自己找狗粮吃。把视频扒下来放到了HOG的私聊群里,还不忘把文案也给复制了过来。

视频文案:啊啊啊啊祁醉带着炀神来逛街!整层都包场的那种,幸好没辞掉这个工作!炀神也就在祁醉这老畜牲面前是这样的吧!有生之年啊!终于看到了祁醉说的那种软软的炀神。死而无憾了!大家来我评论区坐坐,给你们准备好瓜子,听一听祁神和炀神的故事(;´༎ຶД༎ຶ`)


视频内容:于炀别扭了半天后蹲在祁醉右脚边利索的打了个结,明明都系好鞋带了却因为祁醉摸了摸自己头还蹲在那里发呆,直到祁醉握着他纤细的小胳膊搀起来,两个人才有说有笑的走了。

HOG群里:

【家里有个童养媳_Drunk】:这视频都不完整,也看不到小哥哥的表情,回去我再跟你们讲。

【风情万种小娜娜】:那你这老狗逼还是别回来了!

【Kay】同意楼上。

【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_旭】:祁醉,你特么快给我滚回来!早都收假一天了!明天还有训练赛,你个死替补最好别耽误他训练!

【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_旭】:(跺脚.gif)

【家里有个童养媳_Drunk】:我妈非让我们再多呆几天,我们也无法反驳呀!跟你们说,我妈特别喜欢于炀。

群里在祁醉发完消息后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已经料到了这爱讲故事的人接下来要干嘛了,都不再理他。还好,低头扒饭的于炀觉察到了什么,阻止了要开始讲故事的祁醉。

贺小旭现在有点后悔让他早点回基地,回来干嘛!听他讲于炀在自己父母面前多么乖巧?讲他父母给了于炀多少红包?还是讲连他家阿姨都夸于炀乖还每天都准备很多好吃的?……


其实,视频确实不完整,还要从电梯里开始说。

于炀一直盯着祁醉散开的鞋带想提醒他,但是由于刚刚被祁醉亲的时候电梯突然打开造成的尴尬,于炀一直低着樱桃般红透了的脸。

两人去的那层商场是祁醉已经包场的地方,所以出了电梯并没有人,电梯门打开,于炀快走了一步挡住了祁醉,“等会儿!”

祁醉被他吓到,以为他是有什么东西落在车上想要回去取,刚要转身按电梯,于炀别扭的挠挠脖子,瞅了瞅周围并没有人,便蹲下给老流氓系鞋带了。
“怎么这么软呢!怎么这么可爱呢!不行,先做个人吧!”祁醉努力压制住想把他就地正法的心思,脑内的车都快飙到美国了!

看着于炀用那金贵的手给他系鞋带,祁醉心里又暖又软,忍不住想调戏他一番。“我们于队手这么金贵来给我系鞋带,那我是不是应该奖励一番呢!比如说…一个舌吻啊什么的…”

于炀被他搀起来的同时听到这句话差点腿软又蹲回去,红着脸掐了一下他的腰,乖乖的把金贵的手放在祁醉手心里,两人并肩走了。

祁醉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调戏于炀的机会的,帮他试鞋子的时候捏捏他脚踝,等他试好衣服之后帮他整理的时候摸摸他肚子,替他把头发重新扎好…总之,就没有这个老流氓做不出来的事情。

当然,于炀在试衣间里的时候并不知道祁醉在外边已经开启故事会了,“你们看我的手机,这是他送我的第一个礼物……还有这个戒指……刚刚鞋带也是他给我系的,漂亮吧!”

商场这层只有工作人员,但是他们的粉到处都是,所以,微博的cp话题已经炸开了锅!系鞋带的图,扎头发的图,一起试过情侣装的图……祁醉边刷微博边存图,嗯~拍的不错!看来应该找个时间去拍一组照片了!


【祁神这个嘴也是绝了,走到哪里说到哪里!他俩的故事真的是电竞圈经久不衰的一段传奇。】

【这婚后生活也太甜了吧!】

【据说,Youth已经见过家长了!】

【天啊!他俩怎么这么甜!赶紧结婚吧,我份子钱砸锅卖铁也会凑齐的!】

………………


回家的路上,祁醉把车在车库停稳,于炀边解安全带边说“咱们刚吃完晚饭,去附近走走吧,反正爸妈也不在。”

“哟!这么快就改口了呀!”祁醉倚在驾驶座上顶着于炀,直到他的脸从下巴红到耳朵再红到额头。

于炀这才意识到已经已经把祁醉的父母完全当成了一家人,又是一番调侃,于炀才可以吹到外边的风。

周围的绿化很好,几枝调皮的树枝挡住路灯,投在小路上清晰的影子,灯边的小虫子也不停的煽动着翅膀看着般配的两人默契的脚步。

江边吹来的风带着一股凉气,打在于炀还红着的脸上刚刚好。祁醉刚刚把车里的驱蚊水带了出来,细心的帮于炀抹着胳膊,脖子,脚踝,说是抹驱蚊水倒不如说是吃豆腐呢。

“喵呜~”

不远处的绿化带钻出一只橘黄色的猫咪,蹲在路中间舔着自己的毛,于炀先是愣了一下便松开了祁醉的手,蹲下去逗猫,也不管祁醉跟他说小心一点别被挠了啥的。于炀喜欢猫,自己帮忙看网吧的时候,网吧门口经常有几只流浪猫,于炀喜欢它们那种捍卫自己领地时候的强势,也经常分给他们一些吃的。

“喵~喵呜~”

这几句逼真的猫叫是从于炀嘴里发出的,祁醉眸子一闪,欲望冲进了脑内,不大的几声猫叫结结实实的挠在祁醉心上。于炀揪了跟狗尾草专心逗猫,完全不知道身后的那个人眼里已经冒火了。

“该回家了。”祁醉温柔的声音里透露着可怕的欲望,然而,快要被吃掉的小猫咪还完全不知道。


刚进家门于炀就被按到了自己屋的门上,祁醉绕过于炀一点赘肉都没有的细腰把门反锁上。

“原来我们于队还会猫叫呢,那你知不知道你挠到我了?”

早晨的阳光对于电竞行业来说是很难得的,祁醉折腾了那只乖巧的猫咪一晚上,充满活力的早起了,在祁母的白眼儿下进了趟厨房端着吃的进屋了。

“醒了?正好,给你拿了点吃的。饿了吗?”

“还不……”饿字都还没说出口于炀就被自己嘶哑的声音吓到,红着脸捂住嘴又躲进了被子里,留下屋里那个老流氓笑的跟傻子一样。

end.

评论(9)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