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兔砸

🍭🍭🍭

这个呆呆!吹爆!太好看了ಥ_ಥ

猎果 (Forth×beam)

拖了太久的坑了,不过,也没太多人看,就匆匆结尾了
因为,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结局……

写的很短,于是把上中下合到一起了👌


脑洞来源:水果传水椰子那一集
(想安利这个纪录片!)


~~~~~~~~~~~~~~~~~~~~~~~



作为水果的忠实爱好者,又是热带这样充满着奇珍异果的地方,beam从事着一个幸福而又充满着各种危险的工作-水果猎人。beam的乐趣是追随着水果千年的足迹去探索它们的经历和进化。

他喜欢爬到盘错的枝丫上去摘取那些陌生的水果,却又看着它们纠结着要不要尝试着吃。

喜欢翻阅着不同的文献看一些被人奚落的水果再去人迹罕至的丛林深处寻找他们神秘的踪影。

喜欢把摆在面前的水果研究透彻后用最享受的方法来吃进肚子里,再记下味蕾上绽放过的各种味道。

beam记得自己的每次奇遇,记得自己每次与水果的邂逅,经历都那样的曲折却心里充满着幸福感。


藤蔓里的明黄色果实调皮的跟beam捉迷藏,可还是被眼尖的beam发现了。抬手,落刀,beam的动作一直干净利落,已经缠绕了一地的藤蔓就这样被beam劈开一个大洞。单脚用力把旁边的断枝挑开来,最终还是没敢跳进去。

那个明黄色的果实就挂在离洞口一米多远的地方,beam一直是谨慎的,他不知道洞底是什么情况,更不确定周围有没有什么虫兽,不会贸然进去取它,要怪只怪今天出门匆忙忘记带钩子,只好在地图上超级好了位置悻悻离去。

beam正跳跃过几米粗的大树底下粗壮的根,眼前一黑,beam不知道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砸中便晕了过去!早上得到同伴的消息就匆忙来到这个人迹罕至的丛林角落,倒地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至于什么土著人,他肯定是没有预料到的!


Forth喜欢在这样多云的天气出来溜达,顺便打猎,腰间已经拴着一只小野猪,棕褐色的绒毛随着走路的姿势摩擦着Forth的腹肌,Forth却也没放下手里的弓箭将它换个地,只是毫不在乎的挠了挠自己那晒的黝黑的搓衣板。

好像森林的北边有几棵果树,今天没啥收获就去摘掉果子好啦!穿过熟悉的丛林绕过那些冒险者会无意掉进去的洞穴,Forth被眼前一双黑色的登山鞋吸引,顺着鞋子往前看看到那深蓝色衣服包裹下的白皙皮肤,即使闭着眼也挡不住那让人窒息的眉眼。眸子震颤了一下便又恢复理智,Forth扛起人就往自家树屋走。

看来,今天收获不小呢!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木制的“大床”上,与其说是床,不如说是巨大的木板。beam听到外边有野猪嚎叫的声音,吓到闭紧了眼睛,摸摸身下毛绒绒绵软的动物皮毛,beam紧张的揪了揪身下毯子的毛毛,鼓足勇气睁开一条小缝。

旁边的大树墩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水果,beam无心留意,透过一条小缝打量着自己所处的房间。(这是哪儿啊?我怎么过来的…被人打晕扛过来的?)beam还是唯一一次注意力落在了水果以外的东西!

beam竖起耳朵听到了烧火的声音,火柴噼里啪啦被火焰吞噬的声音传进beam的耳朵,也吞噬着他内心的平静,慢慢变得紧张了!身旁的那块毛皮都要被抠秃了…(我不会是在食人族部落吧…会不会被吃掉啊…他们是不是正在外边的大铁锅煮水打算把我洗干净啊…)

“咯吱~”门口的动静吓到刚好眼神停留在门口的beam,他只看到一个黑黝黝的人的身影就赶忙闭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千万不要吃掉我,我肉不好吃!”

beam心里默念着,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大脑一片空白,肯定不会想到自己此刻僵硬的像具尸体一样,睫毛纤长还在不停的发着抖,就连嘴唇都白的吓人。

“难道是发烧了吗?怎么脸色这么苍白……”Forth见床上躺着的人笔直的躺着,脑门不断的沁着汗珠,嘴唇也白的吓人,心里那股担心让他毫不犹豫的抬起手摸向了beam的脑门,小麦色的手背和beam的脑门形成了鲜明的肤色差,却看起来莫名的和谐。

beam感受到自己脑门上温热的手掌,是因为离大脑近吗?神经元都反应的如此之快,让beam在接受到他温度的那一秒莫名的就有了些许安心。

“没发烧啊,怎么看着这么难受啊。”

“我没事!”beam奋力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这三个字是在听到那入耳的温柔后被迷惑说出来的,其实他并没有勇气动弹,依旧是僵直的躺着,睁眼的那一刻没预料到的被眼前人击中心脏。

因为忙碌着什么而被汗水浸湿的刘海贴在脑门,太阳穴还挂着几滴汗珠,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担心,漆黑的眸子里装着些惊吓,过后又是一望无际的温柔海,许是没猜到beam已经醒了,被他的回答吓到了吧!宽厚的肩膀上满是太阳留下的痕迹,还有几处划伤,倒是这疤痕平添了几分温柔以外的气概。

愣了一会儿beam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能被迷惑,也许自己一小时后就要成为他们烤架上的肉了!刚刚那三个字的回答像是用光了他的力气,想起身却无能为力,躲开了Forth想要扶他的手,挪的更靠里了一些。

Forth显然是看出来了beam的想法,原来自己这么吓人的吗?于是尽力咧开嘴笑起来表现的友好一些,beam被眼前呆呆笑着的人逗乐了。

“哈哈哈哈好了,我相信你了,你笑起来怎么那么萌啊!”

话倒是没听进去多少,倒是那弯弯带笑的眉眼印进了Forth心里。



树屋外是火苗吞噬木柴的咔嚓声,树屋里是牙齿啃食水果的咔嚓声。
 
beam盘腿坐在巨大的床上啃着Forth堆在床头树墩上的水果,也不管是什么就往嘴里塞,这部落里的水果还真是长的奇特,beam水果猎人的阅历还没有多久,细细品着手里白色,黄色,甜的,酸的各式水果。
 
嘴没闲着,眼当然也没闲着。
 
手机械性的剥着果皮,头顶明黄色的布条包着一些草药缠绕在汗津津的头上,有些滑稽。beam毫不在乎的拨弄了几下头发,就开始歪头一直盯着眼前的小黑人。眼神跟着Forth的脚步,把他脚掌碾压过的地方再用眼神掠过。Forth晃来晃去也不知道在忙活什么,腰间系着的编绳上有几根羽毛,也随着他的动作飘来飘去。
 
“里叫森么?”

beam满嘴东西,连话都没说清,但就是憋不住想问出来。
 
“嗯?你说什么?”

Forth放下手里的那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毛,还特地往前探了一步耳朵凑近了些,就以一个别扭的姿势看着beam不紧不慢的把嘴里的东西嚼完咽下去重复了一遍问题。喉结滚动,殷红饱满的红唇带出有些沙哑低沉声音的问题,还是第一次仔细听beam的声音,和白皙粉嫩的长相有不小的反差。Forth的心里泛起一阵不明的燥热,那声音,很勾人。
 
“Forth!叫我老四也可以,他们都叫我四哥。”
 
回答问题的人有些局促的摆弄着手里的东西,低头没对上beam那充满星星的眼睛。
 
“你好呀,我叫beam。”

beam说完话就大方的伸过一只手等待着主动握手,呆头呆脑的Forth握完手就转过头去又开始忙活了起来。beam就跟个拨浪鼓一样,一直看着眼前的人走来走去,都又有些头晕了呢!

从门外回来,Forth端进来一小碗汤,像是草药煮出来的,带着草药的清香,还有些香柠檬的甘甜。

“把它喝了吧!你刚刚晕倒了,也有些中暑的症状。”

beam接过碗仔细端详了多久,Forth就盯了他多久。褐色的药水让人有点抗拒,可beam还是听话的喝了进去,紧接着就是一杯柠檬水,里头还有些特殊的香料味道,搭配的很适宜的味道。

香柠檬低调的香气漫不经心的撩动着人的鼻腔,带着隐形却致命的诱惑,暑气解了大半,beam慵懒的靠在墙壁上发呆。期间,Forth帮他摘掉了头顶敷着的药,捣碎的叶子浸透明黄色的布条,额角的伤口已经止血,留下鲜红还带着些草渣的伤痕。

Forth帮他摘药的时候,大手附在beam的后脑勺,后脖颈处的脊椎骨缝有个小小的窝,Forth的小指还很宠溺的摸了摸那里,beam没觉出什么异样,还有些舒服,像是被挠着脖子的猫咪。

收拾好树屋旁的火堆,把树屋封闭好防止动物进来。等beam缓过来之后,Forth说带他回自己家,beam还一脸错愕的看着他,原来,这里不是你的家啊!

“对啊,这只是部落里的人们为了打猎方便搭的树屋,你以为我们土著部落还那么落后吗?”

Forth说完帅气的拉动了船头发动机的绳索,螺旋桨拨乱了婉曲河流,“我还就真的是那么以为的哈哈哈哈哈哈~”beam的仰头大笑也扰乱了心里的一池静水。




beam就这样被带着出了丛林,看着自己的包背在Forth健壮的背部上,小步跑着跟上他利索的脚步。平缓的河流边停着艘小船,beam瞧见的第一眼还以为是手滑的,结果居然不是,看来,这土著小黑人家的生活也不是丛林里野人的生活。

船上的两人聊的很来,Forth给他讲这附近都有什么,beam则讲一些自己在不同丛林发生的一些不同的故事,刺激,惊险,同时也充满着乐趣和收获。


船停在离一栋白色双层小楼旁,从岸边的木板上岸,小路直通向岸边几米远的那座小院。接下来就是beam跟个孩子一样在这儿瞅瞅在哪儿摸摸,原来,土著部落的生活和外边的生活是差不多的呀!

莫名的熟悉感让beam毫不客气地就钻进了Forth家,Forth是独居,诺大的一座小楼显得有些空荡。beam俨然没有想到要得到Forth同意再进去,在Forth还拴船的时候就径直走进了屋里。

beam还没有完全恢复,虚弱的窝进沙发里拨弄着电视遥控器,电视里的各种声音被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声音盖过,Forth又是一顿忙活,beam都好久没吃些热乎的饭菜了,连腿儿都懒得挪,就等着Forth端过来。

两人吃过饭后又是一阵闲聊,不知怎么的,就是那么投缘,就算没有话题,就那样一起坐着傻笑也不错。

在Forth家呆了几天,好吃好喝伺候着,beam额角的伤痕几乎愈合,整个人也胖了那么一小圈。

beam喜欢在Forth做家务的时候盯着他看,Forth做家务很仔细,像是不累一样,各个角落都打扫的很仔细,地板上一根头发丝都不留下。

Forth喜欢在beam吃饭的时候盯着他看,beam吃饭的样子让人很喜欢,每顿饭都像是吃到糖的孩子,吃饭开心的时候还会“嗯~”的一声,摇摇头继续吃,一粒米饭都不留下。



beam难得的早起一次,想趁着太阳还没爬上来烘烤人间就去丛林,也能早去早回。仔细想想,在Forth家已经呆了四天了,这几天的留宿已经很麻烦Forth了,beam不想再给他添什么乱,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就又带着自己的记事本准备前往丛林深处。

“你不用跟我去了,我自己就可以了。”

beam记得Forth提起过一个祭典,看他那左右为难的样子就主动的选择了一人孤行。

今天部落里有一个小小的祭典,Forth确实是没有时间陪beam去,便把小木屋的钥匙交给他,给他做了一些吃的,把小船的机油加满并教给他如何操作……一切都交代的那么细致,在看着船尾螺旋桨带起的水花消失的时候,Forth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心。

拴好船,抽出船上那一臂长的镰刀,beam带着些许期待的走向相遇的那个木屋解决了自己的早饭,学着Forth的样子把木屋还原,嘴里还叼着一只香蕉就又出发了。还记得Forth说的是,木屋出门往南走大约500米再右拐100米是捡到他的地方。热带丛林里的植物在这样合适的温度湿度和阳光下总是长的很疯狂,上次看到金黄色果实的地方早就不一样了,估计也就Forth他们这种土著人可以记住哪里是哪里。

不知是早饭的仓促还是在Forth家歇的这几天太安逸,beam还没到平时午饭的时间,肚子就开始抗议了,无力的挥动手里的镰刀清理了一个巨大树根上的叶子,一屁股坐了下去,幸好,包里有Forth塞满的吃的。

傍晚的太阳带着柳橙的金黄和山竹的紫红,婆娑树影带着股股暖风,为了防蛇虫,beam被长袖长裤高腰鞋子包裹着,此刻恨不得裸奔。毫无收获的人披着一身臭汗和夕阳的余晖回到了Forth家,船靠岸的那一刻,beam看着那栋白色双层小楼发呆,累到大脑死机,大脑的显示屏上不断回放着Forth做的饭。


beam洗完澡连头发都没吹就跑到餐桌上夹了一块牛肉吃。嗯,还是在家里吃饭香呀!餐桌旁的两人,一个奋力扒饭,一个努力夹菜。

“今天有什么收获吗?”

“没有”beam艰难的咽下满嘴的菜回答了Forth。

“那,明天我陪你去吧。”beam没想到Forth这么贴心,眼里都镶上了小钻石般闪着光。

“好呀!没准有你的带领我就找到了呢!!那怪东西,都不知道它叫什么!也不知道它生活习性,这要怎么找啊!”显然,beam也知道自己要找的这个什么古书上记载的水果难度有多大,不由得有些丧气。

“把你的笔记本给我。”

不过,Forth的一脸坚持和认真让beam恢复了些斗志,小碎步跑回房间拿笔记本,小小的黄色纸页上密密麻麻记着很多东西,如果不仔细看,都看不到纸页的左上角贴着一个便利贴,用彩铅画着一颗精致的金黄色果实。



两个人一起探险的日子总是比一个人有趣多了,况且有了Forth这土著人的帮忙,省走了很多冤枉路,而且,全程都有Forth的陈年糗事陪伴着,不失为艰难探险里的一种乐趣。

依旧是那个木屋,依旧是那个“大床”,木屋里还有不少水果和木材,Forth熟练的架起一个木堆开始生火做饭,两人包里是被Forth塞满的各种食物,beam还在庆幸着有Forth可以吃一顿热的了,就被拎去扇火,结果弄了一脸灰落了个“灰姑娘”的称号,还被“黑炭”嘲笑。


又是空手而归,beam沮丧的躺在沙发上,无聊的按动着遥控器,无心关注电视机里播的什么内容,眼睛一直在来回走动的Forth身上,找不到水果没什么失落沮丧的,beam也不知为何,开始担心起,如果找到那个古书里的水果,自己是不是就要走了呢?

接连三天的寻找,把beam最后一点耐心也磨没了,晚上回到Forth家就自暴自弃的把所有资料都丢到了垃圾桶里,声称要放弃这个任务。

“明天再出去找一趟吧。”Forth倒是挺有韧性,一连几天的寻找也没消磨完他的耐性,反倒是觉得陪beam东跑西窜的很有趣。

“不找了,我就在这儿赖着你好啦!估计呀,那水果也不一定存在,倒是让我寻到个你。”

Forth听到这句话倒也没有太诧异,有些时候呀,就是注定的,诺大的热带雨林,怎么就让我捡到这么个宝贝呢。

这个眼睫毛是真实存在的嘛!(跪拜)

闹事(Forth×beam)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清水兔终于开车了!!!
憋了这么久才开出来,大家不要嫌弃……

链接放评论了。


🔥提前声明,并不是想侮辱或者玷污这身衣服👮🏻‍♀️
毕竟我自己也穿这身衣服,纯粹满足自己脑洞👌

情头✅以及,P了一张图,就当是他俩在自己家里打游戏叭!
截图来自虎牙直播

这是什么神仙哟!!!Σ(・□・;)

今天不适合和豆豆交流,每句话都是车👌@豆号。🍃 

卧槽!!!P2简直大神!!!
啊啊啊啊谢谢我们大可爱帮我P图!!!
不想做题……看到透的🌴,于是……
想画的更过分一点,但是火柴人我无能为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