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兔砸

很累…
有心无力
其实并不想丧丧的

好了,也算是死心了😊

本来是不想发这些的,后知后觉自己真傻啊,开始还抱了那么大期望。真的喜欢他们,所以坚持了一年多,还有好多脑洞想写,也有好多坑没填,这次真的被恶心到了。以前也发过几次这些,本兔也是个说话不算数的兔了……昨天刷题的时候还在想,考试前大概写不出几篇,可能会说等逐月二的时候一起追剧!

现在嘛,就有缘再见吧💫
超爱你们的!爱你们这一年的陪伴,小红心和小蓝手评论,所有的所有!💓


啊对了,忘了最重要的一句,取关随意😴

这张观音大士也有点贼好看了呀!!!

收获一只小兔子!🐰

本来是临摹着其他的画的,结果画出来眼睛比人家大好多😂耳朵还变长了

这是个什么神仙!
又晚一步发现一块宝!

翻墙运动员(贺朝×谢俞)

很久之前的脑洞了,最近在填坑。


bug一堆,私设一堆


💓

高中的生活总是在索然无味里掺杂着些五味杂陈,夜晚对于贺朝来说好像已经替代了对学习的所有形容,而白天,自然是各种调戏小朋友。

比如,吃饭的时候把他不吃的西红柿偷偷塞进他嘴里,比如,他睡觉的时候偷偷在他手指头上画上戒指再写上:我是贺朝的。再比如,小朋友醒了之后趁他还迷迷糊糊的,做贼一样瞅瞅四周在倾身过去啾一下……免不了的是一顿毒打,谢俞从来不下轻手,往死里打。当然,人家贺朝素来相信:打是亲骂是爱。

入冬后的空气总是卷着冰碴往裤腿里钻,宿舍楼里的暖风温度太高,空调风口吹出来的暖风盘踞在宿舍房里,连风本身自由肆虐的棱角都磨平了,冷风从窗户缝里钻进来也懒得去拦截。冷风侵略着卧室的各个角落,不罢休的往人骨头里钻,床上被调戏过的谢俞整理好被拽起的毛衣,带着自己下床翻脸的性子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你搬过来的理由不是学习吗!”努力把脸上不正常的红压制下去,他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蠢,手上胡乱在草稿纸上画着,无意识的写下一个“HZ”,再沿着字母的笔画涂掉,免得被发现。

贺朝还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听到这儿翻身下床,打算再好好让谢俞感受一下自己搬过来的理由,却不想被接二连三的喷嚏打断了脑内的飙车,只好改变方向去关窗户。

谢俞这几天一直有些感冒,刚刚洗完澡还不好好吹头发,不严重才怪。贺朝摸索着在柜子里找到感冒药,出去打水。好在谢俞一直听话,从小不用多余的照顾,给药就吃,没药就忍着,反正感冒的周期是一周左右。

喝完药怪怪的回床上躺着,贺朝拽过椅子在床边坐下,倾身趴在床上,双手支着下巴就那么瞅着谢俞。

“小朋友,你说我怎么没早点遇见你呢。”

“少被我打了几年皮痒啊?”

“早点遇见你就能早几年睡到你了!”贺朝的嘴从来都吐不出象牙。

“滚去睡觉!”谢俞被盯的浑身发烫,翻身躲进了被子里,直到听到贺朝关灯爬上床,才扭过来盯着对面的床铺。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眼睛被楼道的灯光映出了星星。

浑身发烫?其实是发烧了。

贺朝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两点,被小朋友翻身的声音吵醒的。没有开灯,怕弄醒谢俞,贺朝就摸黑走到他床前,刚搬过来还没几天,不熟悉环境,膝盖被床脚照顾了一番,酸痛钻进眼窝,条件反射的缩成一团,独脚蹦哒了几下,在听到那声软软糯糯的“朝哥”的时候才停住。

那声音里带着几分委屈和无力,贺朝伸手过去的时候差点没吓死,这温度,掀开被子都可以吃烤俞了!指尖萦绕着那抹滚烫,贺朝用毛巾擦拭小朋友的身子,同时给班主任请了假。

带小朋友打完针后,班主任发来消息说让谢俞回家休息两天。贺朝并不想放人,出了医务室看到谢俞妈妈这才觉得好像小朋友回家更好一些。



“哒,哒,哒哒……”

贺朝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也不知道小朋友有没有退烧,现在有没有好好睡觉……”,思绪早就跟着昨天谢俞缩成一团的背影溜了,吴正都丢了仨粉笔头了也没把他砸回来。


“贺朝!你有完没完了!”吴正终于还是没忍住,亲自走下讲台一把拍在他后脑勺上。“谢俞发烧把你脑子捎带着烧没啦?”

“老师,我也发烧了!我要去请假!”

“发个屁!我看你是发春了!”吴正刚把手背贴到贺朝脑门就用力拍了一下这犯相思病的人,全班哄笑,没一个人同情贺朝,笑声里还有几分不明的意味,大家都懂的啦!

这并不是他俩在一起后第一次分开,平时周末不见也没有这般担心。病,真的是个拉进关系的好东西。

看来,只有靠自己了!

晚自习老唐来直男嘱咐了一波,叮嘱大家最近要记得添衣服,多喝热水,防止感冒。贺朝听完之后还好心的跟了几句,让老唐也注意身体。一般这种听话的时候总伴随着逆反,比如现在正在翻墙的贺朝同学。

翻墙出去还不忘给同桌带上各科作业以及笔记这些对于谢俞来说毫无价值的东西,不过吴正的特殊作业还是值得一做的。

已经好久不翻墙了,但是翻墙的动作依旧熟练,脚着地的那一瞬间就带上了欢快,因为,马上就能看到自家小朋友了呀!



“叮咚~”

不请自来的人好像会更加热情,进门含着笑把买的水果递给阿姨,贺朝就自顾自的换了鞋往里走,顾雪岚听到声音从楼上下来,开心的拉过贺朝说起话,“最近学习累不累呀?”“你也要注意保暖啊,别像谢俞一样感冒了!”“周末回家吗?不回家就来家里住两天,你们俩也刚好一起学习。”云云……

如果是之前,贺朝肯定是满心欢喜的陪阿姨聊天,可生病的谢俞在楼上,让他无法心无旁骛。

“阿姨,谢俞睡了吗?”

“没呢,刚吃完药说要再看会儿书再睡呢!”

“那您早点休息,照顾他也辛苦了,我去把卷子和笔记给他送上去。”

“小朝有心了。”顾雪岚摸了摸贺朝的头就让他上楼了,转身离开去收拾客房。

贺朝敲了两下门见没动静,刚把手伸向门把手门就开了,谢俞被贺朝忘我的傻笑砸的感冒都好了一半,刚开了个缝就急忙转身钻回被窝里。

“你怎么来了?不怕我传染给你啊?”

“当然不怕,我怕你太想我,来给你送作业和笔记了!”

“脸呢?翻墙的时候挂护栏上了?”

无脸贺朝早就对谢同学的怼人免疫了,拉过椅子倒坐在床前,倾身往前,两个椅子腿着地来回晃悠着,谢俞看了眼晕,抬手拍贺朝脸上,不想却被贺朝拽了过去。贺朝小心抚摸着谢俞白皙手背上的青紫,“才吊一次点滴就成这样了,还真是让人心疼呢。”无脸朝抬起手就要往嘴边放,谢俞翻看着笔记懒得理他,嘴角却不自觉地动了动。


“咚咚”敲门声让两个人同时慌乱起来,谢俞抽回手翻着笔记,手指头却夹着书页来回碾。贺朝椅子差点没翻到床上,勉强撑住之后再挂上人畜无害的笑脸。

“小朝啊,今天在这儿睡吧,客房收拾出来了”

贺朝本来想回去,翻墙出来毕竟不是什么正经事,但是这么晚了被抓住好像更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便应了下来。答应睡客房是一回事,再半夜偷偷跑进谢俞房间又是另一回事。

小朋友已经睡着了,头发陷进软枕棉被里,眉头微蹙,好像梦里有什么让人发愁的事情,呼吸声里带着点鼻塞的声音,兴许药物有安眠的作用,贺朝锁门的时候他也没被吵醒。还好谢俞房间里有小夜灯,要不然贺朝青了一块的膝盖又不知道被哪个床角照顾了。贺朝抱着枕头躲进被子里,手脚并用抱住了谢俞,谢俞身上暖暖的,还好没有又烧起来。

小朋友哼唧了几声,沙哑的嗓子让贺朝有点招架不住,只好安生的挪了几寸,躺在另一边,只是左手还是搭在谢俞的窄腰上。

“别吵,我怕你晚上再烧起来。”

谢俞困的不想理他,扒拉了两下实在扒拉不下去,也就作罢,手覆在贺朝手上睡了过去。

早上四点半,贺朝怕顾阿姨发现,便爬起来要回客房,“嗯?”谢俞被吵醒,拽住了贺朝手腕,生病了倒是多了几分平时没有的撒娇。“还早呢,你睡吧。”在谢俞额头烙上个吻,贺朝便回了客房,准确的说是逃回去。刚刚谢俞半睁半闭的双眼装满了睡意,小脸红扑扑的,因为吃了药发了汗,额头布满蜜汗,整个人像沉醉情欲一般,朝哥怕承受不住啊。

吃过早饭谢俞打算和贺朝一起回学校,妈妈还说要让司机送,被婉拒了。两人并肩坐在公交车的后排,现在还不是上班高峰期,车上没有很多人,贺朝把谢俞挨着自己的那只手放进自己的口袋暖着,谢俞的体质偏寒,指尖总是带着些微凉,但现在早被贺朝赶跑了。同戴着一副耳机,穿着同样的校服,嘴上不饶人的互怼,倒有几分竹马的感觉。

早上的学校门口有疯狗,贺朝不得不原路返回,刚走出去两步就回来拽住谢俞,“老谢!”这不怀好意的笑……

“你特么傻逼吗?我可以走正门的。”

谢俞抬头望了望墙头,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向贺朝,“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说嫌弃,却口嫌体正直。

谢俞三两下翻坐在墙头上,那边贺朝非要张手抱住他,被他一书包给砸一边去了。生病刚好没多大力气,谢俞下来的时候趔趄了一下。

“傻逼会传染吧,我放着好好的门不走非来跟你翻墙。”

“因为你爱我啊!”

一抹温热擦过谢俞嘴角,谢俞看着眼前蹦哒的很是欢实的人,拽了拽围巾挡住了自己的笑。

高中遇见你,真是意外,发现你的好也是意外,爱上你,更是意外。但是我喜欢这样的意外。

🍬啊!有点牙疼~

cr.iceycream



💓巨鲸落而山河成,玄鸟降而万物生

二次元的故事里,

希望那个热爱大海的陈先生安全上岸🌊

希望那个热衷蓝天的金先生安全降落✈️



💓


“这是我下潜时的心率。”

“怎么想起来送我这个?”

“那个时间段里,我在想你。”

一张心电图,一句那时我在想你。
真他妈的,比什么都浪漫!

——极简潜水史by七声号角

卧槽!!为啥这个梗这么戳啊啊啊啊啊啊
本是飞鸟游鱼,本是天海两方,本都不善言辞,却因为遇见了你,说爱情未免太俗,但世事又怎么抵挡得住爱情。才看了一半就好喜欢这个小说😭能不能有个人告诉我他俩最后有没有在一起

兔子要打人了啊!!!现在一点也不早了好吗,怎么可以这样对我(;´༎ຶД༎ຶ`)@富贵豆🍃 

画不出居老师的万分之一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