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兔砸

很累…
有心无力
其实并不想丧丧的

甜掉牙(Ming×kit)

我居然时隔好久憋出来一篇两千加的MK文!!也是不容易了……

这个梗是很久之前的,今天翻出来觉得还是适合MK多一点,于是码完它。短是短了一些……不要嫌弃就好,不是很甜,但名字过于沙雕……

又突然想起今天是逐月成都场的见面会一周年,去年的现在,我在考科二,还在为不能去现场觉得痛心,现在想来,也是真的很长情了,谢谢逐月,谢谢你们,我还会在的。


自己啥时候这么啰嗦了呢……

🍬


静水.绿柳.浮船.闲人。


周末早上的游乐园里总是飘着惬意,夏天的九点半左右,清凉往往被热气打压的钻进池水钻进树荫,就连带着精致妆容约会的女孩脸上也多了几抹亮光,携着自己伴侣匆匆躲进有空调凉气的小店或坐船飘在湖上吹风。

湖面的脚踏鸭子船被看起来或登对或错搭的各对情侣踩出相同的咯吱声,传入人耳朵很刺耳,浮入人眼底很刺眼,尤其是入了还在卖力发传单的布偶熊眼里。

螺旋桨带起浪花,划出的水波纹往四周荡开,同熨平满是褶皱衬衣的过程,让强迫症看了很是称心。等船驶过,水面归于平静,又如复古的铜镜,泛着绿光照着炽阳。


穿着布偶装的人靠在公园的长椅上大口喘息着,摘下布偶熊头的那一刻像是真空包装袋撕开一线来,新鲜空气鱼贯而入,冲洗了燥热的脾肺。这夏天的尾巴扫起的风倒依旧是裹着几分高温,蝉鸣在背后的榆树上响个不停,让长椅上的人很想把手里的一沓传单全都呼它们脸上。

“吵什么吵,烦死了,给老子安静点!”

如果是平时在朋友面前,kit早就忍不住骂人了,可现在烦闷的对象是蝉!是动物!妈的……老子还真是没办法!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烦呢?因为有一批想要换掉的老铁。

关系还不错的学姐打工的游乐园附近的甜品店因为赶上儿童节,最近要做活动,请他们过来帮忙。

谁知道最后结果是:

pha以自家亲属生日为由拒绝了,你他妈到底是不是只有yo一个啊,怎么总是过生日啊!

beam过来帮忙,却抽中了卖糖这等好事!自己手气差也就算了!偏偏还要看着Forth那个宠妻狂魔围着beam摇尾巴。

Ming去外府参加实践活动,已经去了三天了,大概还有两天才回来吧,也不能陪自己。

“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关键时刻脚底生出风火轮,溜的比耗子还快!不去跟光赛个跑真是可惜呢!卖个糖还要秀恩爱,还嫌不够齁得慌啊!”

kit边嘟囔边捶打旁边的熊鼻子,顺势歪着趴在了熊头上,手下动作还未停,引得头顶栗色的软发跟着动作跳动,刘海湿答答的斜贴在都红透了的额头上,只能用手拨起来让额头见见阳光,再手腕用力,手里那沓想扔掉的传单也不是毫无用处,还可以来煽风。

算了算了,反正也就到十二点就可以收工吃饭了。抬手看到表盘上的表针丝毫没有想体恤自己的意思,kit只好认命,时间啊,你倒是走快点啊,该快的时候不快,期末前走那么快干嘛!




碍于还有好多传单要发,既然答应下来了,也就硬着头皮做完吧。kit踱着步子有气无力的往人最多的东边走,那边有一个儿童职业体验馆,小朋友会特别多。刚踏出阴凉处就觉得今天的天气属实有点太好了吧!

即使很累,但kit还是会手舞足蹈的配合着和小朋友们合影,小孩儿最喜欢这些新鲜有趣的东西,kit向来喜欢机器人,心性不免偏孩子气了些,但是对待小孩子时候的耐心却不比大人少。还有些好奇心颇重的孩子会扒着熊头想扯下来,kit也只是捏着嗓子说“不可以,太丑了会吓到你们”,“摘下熊头熊就死了”,“谁看到我就会被诅咒”云云
逗小孩还是有些乐趣的。

从体验馆门口呆了半小时,手中传单派发出去一半,kit决定换个地方,刚转头就撞进一人怀里,熊头过重,kit差点没表演一个当场下腰!估计表演完自己也就折那里了!

还好眼前人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杂技演员熊,kit将将站稳就从熊眼睛看到了来人,又是吓一跳,把嘴边的谢谢生生给吓回了肚里,或许说更多的是兴奋!还好穿着这个布偶装,要不然深陷的酒窝和微弯的眼角早就出卖了自己想Ming了这个事实。


——Ming!他怎么回来了!

“请问你知道“甜掉牙”怎么走吗?”
(请忽略我起的沙雕名字)

——咦?Ming不知道我是熊啊!那捉弄一下好了!

kit摆手耸肩做不知状,却全然忘了手里的传单上写着明晃晃的那三个大字。

ming也不傻,记得问beam的时候,他说去游乐园里找就可以了!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了beam学长,那这个身高,就毫无疑问是自家学长咯。

“P,怎么穿上层布偶装就不认自家老公了呢!是不是怪我没陪你啊!对不起嘛,我这不是急着赶过来了嘛!”

kit一愣,这家伙什么玩意?故意的?又特么撒娇,怎么比刚刚路边要吃糖的小孩还让人无奈,现在换男朋友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kit摇头想继续装傻,Ming拽着他往一旁的花坛走,这细白的手不是自家学长还会有谁!到花坛旁边坐下,伸手摘下熊头,贴心的给自家学长煽风,“我的傻学长,可别是热傻了呀!”Ming帮kit擦了一脑门的汗,把传单置于kit眼前,想捉弄人的人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蠢。

紧抿着的嘴唇分开一段,抛出一句“嘁,你才傻!你是大傻子!”耳尖被这厚重的熊头包的发烫,连酒窝里都是热气,冒着点点喜悦。

“好了不要生气了,P你休息一下,我去买水!”

“嗯。”Ming总是有这种魔力,让kit可以安心等待着被宠爱的魔力,虽然也知道自己更多时候很容易炸毛,但是他知道,Ming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反过来亦成立。

夏日记忆里用充斥着冰凉,瓶身包裹着水珠的冷饮不可缺少,周遭空气都被一瓶冷饮带的温度降低。一股脑儿灌入胃部,安抚燥火,也不管喉咙承受的凉意。

“P,你要脱掉这个嘛?肯定热坏了吧。”说话间Ming的手已经搭上了后颈的拉链,指尖带着凉意,从后颈脊椎的骨骼上划过却勾起阵阵酥麻热意。

kit确实想脱,但是碍于发传单是帮别人的忙,也不好太过分,“没关系,就一会儿,你就休息一会儿没事的!”kit终是从了。

kit趴在熊头上睡着了,毛茸茸的布料闷的出了一层的汗,睡的十几分钟里,Ming的手始终没停过,擦汗,煽风,拨弄头发,样样不落。醒了的kit感觉有些耽误工作,明明可以发完就回去,又让Ming在这里陪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Ming,几点了?”

“P!十一点了。去洗把脸继续工作吧!我在这儿等你,等你发完我带你去吃饭。”

信了你的邪。

等kit去卫生间洗脸回来,旋转木马旁早就多出来一个长手长脚的怪熊蹦跶着到处发传单,突然有股暖意钻进心里,这种暖和夏季的闷热燥热不同,带着扶去心里毛躁烦闷的触手,直达心间,包裹住kit放在心间上的那个人。

小碎步跑过去,kit垫脚在熊耳朵旁说了一句“Ming,谢谢你”,耳语隔着厚厚的熊头布料蒙上了一层暧昧,挠着Ming的耳膜。kit很少说谢谢,等怪熊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的传单已经被抽走了一半,站在小路上的学长毫不吝啬的露出笑容来给路人安利甜品店。

P’kit的笑才真的是甜掉牙啊。

评论(1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