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兔砸

很累…
有心无力
其实并不想丧丧的

教官真的很严格 下(Forth×beam)


写的好烂……
拖越久越卡!溜了!
这次有end哟~🌚
前文👇🏻
教官真的很严格 上


~~~~~~~~~~~~~~~~~~~~~~~

仓皇逃跑的后果就是再见的尴尬,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今天下雨了吗?
没有!
所以,还是要训练,还是要看到Forth!


“今天练习前倒,由于比较危险,如果动作不到位,你的手肘恐怕会骨折的,所以请大家仔细听动作要领!”Forth不紧不慢的说着,队伍里却开始有了小声嘀咕。

主动的示范,Forth毫无顾忌的前倒,那种碾压性的气魄牵动出很自然的鼓掌叫好声。倒功或许就有这样的能力,让人看起来无比有震慑性。

“立正,身体自然前倒,两臂处于屈肘状态,置于胸前,掌心向下,腿一定要挺直,两手主动拍地。一定不要犹豫,主动趴下去!腿不要打弯,除非你不想要你的膝盖了!以两掌及小臂着地。一个人一个人的来,先从跪着倒开始……”

从左至右的流水作业让beam压力越来越大,积攒起来全都压到自己这里!等自己做动作的时候,Forth就从脖子挑毛病挑到膝盖,让自己更加不自在!左顾右盼错乱的眼神让beam觉得自己无法完成动作,于是,在“预备”之后,依旧停在那里。

Forth走到beam前边,跪下,伸出手来,“倒吧,我接住你,不要怕。这是命令。”

beam犹豫了好久,无法直视Forth的眼睛,在他的一再鼓励下,就这样直愣愣的倒进了Forth的臂弯里,胳膊很暖,还带着些许香皂的味道,那,怀抱里会不会也很暖呢?

“咦!我在想什么!”beam努力晃了晃自己的头,想把想法晃出去,却是徒劳。

这几天的训练充满着危险性,所以,Forth时不时的出现“护妻手”,新生练习少不了胳膊膝盖肿掉,Forth常备的药百分之七十都强迫性的去了beam身上,却让beam更加尴尬。

☔️

今天下雨了,训练暂停,比往常更闷的天让beam整个人散发着丧气,kit在他方圆五米的范围内都压抑到说不出话。

“最近Forth很喜欢调戏你啊!”kit几个字直直戳中beam的心事,beam让他想让Forth这个人从世界上消失!想看他生气!想看他不开心!

“kit,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打他一顿啊!怎么有这么烦的人!”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开玩笑般的想各种报复的办法。

“对了!Forth不喜欢榴莲!把榴莲扔到Forth屋里去。”突然钻进脑子里的念头让beam重新恢复活力!

“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这么了解他?还这么在意他?”(傻啊!因为爱呗!)

beam其实并没有听到这个问题,而且灵魂和身体都已经在去超市的路上了!也不管踏出来的水花溅到裤腿和皮鞋上。



做好“犯罪准备”,beam带着“犯罪工具”到了Forth的宿舍,Forth的宿舍紧挨着东边的楼梯口,beam像个小偷一样(事实上,也确实是个小偷)趴在楼梯另一端的拐角处,每个门打开的声音都会把beam吓到退回角落里,因为有查内务的日常,所以男生宿舍一般都是不锁门的。

直到,看到想看到的那个人出门,等Forth下楼梯后,beam便蹑手蹑脚的跑到Forth宿舍门口,开始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去!

天使beam👼:别进去了吧!毕竟这也算侵犯人家隐私了!
魔鬼beam👿:进去吧!看看他有什么弱点!

最终不出所料,还是恶魔beam战胜了!所以,此刻,beam正抱着榴莲踮起脚来拧着门把手。开门进去,beam仔细的环视了一下Forth的房间,很符合他的性格,连东西的摆放都严格符合内部标准。

beam抱着榴莲坐在Forth的桌子前开始看着他的书架:各种法律条文,逻辑学,犯罪心理………………

“卧槽!这是个书呆子吧!”

书架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个纯黑色的日记本,“这家伙居然还会写日记吗?不过……是不是不太好!”beam就这样重复着拿出来放进去的动作,两遍之后,“不管啦!反正我也进来了!”

边吃榴莲边看着Forth的日记,虽然做好了里边会提到自己的准备,却还是被日记里提及的几率和最早的时间惊到!

“迎接新生仪式那么枯燥,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出乎意料的那样引人注目,当你在意到一个人的时候,看到他的几率就会增大很多,即使都是一样深蓝色的执勤服。”

“原来,他这么早就注意我了??”

“对呀,我上次都说过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你以为我会来带你们区队训练吗?”Forth刚进门就感受到一股不怀好意的味道,轻轻的打开门走进去,却逮住一只小兔子呢!

背后的声音吓得beam手里的榴莲都掉了!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被Forth用胳膊接住,头。顶着Forth。腹部,从下往上看着他,还看到了他耸鼻子的动作。

咦~怎么这么刁钻的角度却还是这么好看!

beam愣了一会儿就蹭的站了起来想要跑出去,却被抓住了后脖颈,“P,对不起!我……我是来给你送榴莲的!不是故意要进来的!”想了好久也编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就随口一说吧,怕Forth生气,于是就缩着脖子越来越小声,奶声奶气的,让Forth连气都生不起来,噗嗤笑了出来。

“P,你…你不生气嘛?”

“面对你,怎么生的起来气呢!”

“所以,今天的beam算是栽到我手里了吗?”

“我……”beam就这样被捏着后颈轻贴上了Forth的唇,蜻蜓点水般,却剧烈热情。

“嗯……你不是不喜欢榴莲味吗?”

“哟?看来还挺了解我嘛!”

“我……我没有!”

“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end.




评论(1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