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兔砸

很累…
有心无力
其实并不想丧丧的

教官真的很严格 上(Forth×beam)



对于警校这样特殊的学校而言,日常的加训真的很严格。但是,更不幸的是,这次居然有教官,是从平时训练最严格的那个战术专业分过来的,那个专业的人,可是被称为战斗区队啊!

beam捏了捏手里的武装带,平时都吊儿郎当的,也不调紧,就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这次,要考虑一下要不要系紧了!那样大的训练量,系紧一点,自己也会轻松一些。


“大家好,我是负责你们的教官Forth!身为你们的学长,我肯定会对你们负责,同时,也希望大家配合,一个月后的汇演希望大家可以拿到不错的名次,我的要求……”

队伍前边讲话的人很高,beam在队伍中间的位置,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小麦色的皮肤和头上那顶大檐帽神奇般的很搭配,讲话的声音很温柔,却和体型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那本人应该也很温柔吧!”beam脑子里刚闪过这个想法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秒打脸!“啊!怎么是他啊!他们专业最严格的一个区队长!咱们的日子看来都不好过了!”

beam扭头瞅着旁边说话的人,石化了一样不动弹了,苍天啊!为什么不能对我好一点!

“第二排第五列,请你重复一下我刚刚说过的话!”

beam还处于石化状态,被旁边kit一胳膊肘怼醒了!然后切换成了懵逼状态。

“哦?连自己是第几排都反应不过来吗?”

Forth利落的向后转,beam突然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三步之后立定,向后转,Forth站在指挥位置,正常的稍息立正之后,“第一列,由左至右依次报数!”分贝的提升让beam不由得发抖,心想着自己肯定完蛋了!

“都给我大声点!再来一遍!让那位同学知道他是第几排的!”

“满伍!”最后一排最后的同学嘶哑的喊完,Forth紧接着就看向了beam。

“这下知道了吗?”

“知道了!”beam用尽力气喊出来,脑子里却是:又换成了那么温柔的语气,看来这人是切开黑啊!


“你叫什么名字?”
“beam”
“我知道了。”


走出训练场的时候,beam被迫回答了这样的问题,手里还被莫名其妙的塞了一颗糖?但是…从那之后便迎来了噩梦。


“beam!”
“啊?”

“咦?你的入学军训,教官没有教过你喊到嘛?还是说,这陆陆续续一年的训练你都没学会呢?那还是我来教你吧!喊‘到’20遍!”

“记住了吗?”
“记住了!”

beam悲催的按照指令做完,嗓子已经很沙哑,回答了Forth的问题就又进队伍跟着训练,当天训练结束的时候又被塞了一块糖!🍬



晚饭的时候beam一直在跟kit吐槽,太投入也不是一件好事,他完全没有注意到kit都快要挤到一起的脸。眼都快瞟出来了,beam还是没注意到!Forth就那样一直站在beam后边儿等他说完,最后还把手上的西瓜汁给了他,“说这么久别渴坏了!”看着一脸错愕的beam,Forth转身带上一抹笑离开了,留下beam在空调吹的风中凌乱,是低头吃饭呢?还是找个地缝钻进去呢?


又到了每天下午训练的时候,beam嫌弃的把武装带往帽子里一塞就晃悠着去了集合地点!还没走到那里就觉得背后有一束不太友好的眼神!

加快步子走进队伍里,beam迅速整理好帽子和腰带,抬头就对上了Forth那双深邃的眸子,看不透他在想着什么,但是,第一反应告诉自己,这个人很危险!



“今天练习正步,所以腰部力量很重要,都把你们的武装带扎好了!一会儿谁的走起路来能晃出声就五十个俯卧撑!”

beam很悲惨的又成了教官Forth的针对对象,可是他也很无奈啊,已经调到最紧了,腰本来就没有多粗,难道还要塞上点棉花不成!beam在调试腰带的时候Forth就一直盯着他,盯着他撅嘴,盯着他皱眉,盯着他很认真的把腰带系上腰间。

拽了拽腰带,腹前警徽的地方还是发出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教官,我的腰带已经最紧了。”Forth不知道怎么想的,上手掐住了beam的细腰,“嗯,果然很细,那就不罚你了。”

一下午的训练下来,beam已经快散架了,他现在只想回去躺着!抱着几包零食往宿舍走的时候屁股突然一阵疼痛,回头却发现是Forth用武装带狠狠的抽了自己屁股一下!脸上还得意的笑着?

“P,你……”beam揉了揉屁股并不想理他,自顾的向前走着,Forth迈着大步子跟着,却在beam刚要踏进宿舍楼的那一刻拉住了他的手腕,手里的零食散落了一地。

“走,陪我去吃饭!你不能吃这么没有营养的东西!”
“不,太累了,我要回宿舍了!”

“你如果不跟我去,我就每天让你做俯卧撑,蹲姿半小时……”
“P,你这是滥用私权啊!”

“对你,我就想滥用私权!”

听完这句话,beam捡了一半的零食又掉落了!

坐在食堂里,迎面散发的尴尬包围着他俩,Forth吃的倒是很开心,只是beam在那里面对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都难以下咽。

“beam,快吃,吃完就可以回去歇着了!”

beam机械性的往嘴里塞着吃的,眼睛丝毫不敢看面前的人,怕掉进什么不得了的陷阱,只是,对于Forth来说,已经被盯上的猎物哪有跑掉的道理。

“P,我吃好了,先走了。”

痴汉般的眼神盯着beam端着餐盘走到回收处,盯着他灰溜溜的跑出了食堂,那般可爱,更是让Forth坚定了自己的心思。

不知道是不是beam的错觉,从那次一起吃饭之后,每次站军姿Forth就开始上手!

“军姿站好了!”力气不大不小的拍在beam后背。Forth说完就摸上了beam的大臂,顺着大臂滑到手背,把他的手按紧在腿边。“贴紧了!”

或者是,

“脖子贴后衣领!”Forth的手环住了beam的脖子,大拇指用力的捏了捏。

又或者,

“膝盖后压!”Forth半蹲着,用膝盖顶了顶beam的腿窝,满意的去矫正旁边的人了,而对旁边的人,就只是三言两语。

再者,

Forth的手拽住beam的腰带晃一晃,再掐掐他的腰,“记得多吃点,腰带都要掉了。”

。。。

beam实在忍受不了教官对他这么严格,某次训练结束鼓舞了勇气去质问,“P,你是真的很严格啊!而且,你……”

“嗯?我怎么了?”

挠了挠头,beam还是说出了口。
“你矫正姿势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摸我呢?”

“是吗?那你想让我怎么办?”Forth努力压制着嘴角,依旧是那个温柔的语气,塞给了beam一颗糖。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对我太严格了!”


“那不还是因为喜欢你。”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带你们区队?”

“不也是因为喜欢你。”


tbc.

评论(38)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