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兔砸

很累…
有心无力
其实并不想丧丧的

复活 下【Ming×kit】

拖了好久了,下里边存在太多bug了。
比如说语言……我要让kit说文言文吗?🌚
大家凑活看吧……我总感觉它烂尾了…
发完就溜了!大家晚安😴
前文指路👉🏻复活_上

~~~~~~~~~~~~~~~~~~~~~~~~~


“明哥哥……”

带着哭腔的喊声里藏太多说不出的情感,不知道这会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

那是个还不错的晴天,像小公子的酒窝一样让人舒心,只是伤心的人被这样不让人舒心的白事聚集在了风水师定好的地方。

棺椁被抬到墓地,下葬的流程在不断的哭声中进行着,墓室一点点合拢,不远处那抹浅蓝色的身影弯腰,提起身旁的药箱,转身快步离开了,不想让眼泪也随着他的下葬留在这里,却没理会衣角和药箱沾染的泥土,那个他在乎的人将要一直沉睡的地方的泥土,会不会有他的气息呢?


🔬

“明…明哥哥,我好想你…呜呜呜…”

简单的几个字好不容易带着哭腔说完,ming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地,只是手还不断的给小公子顺着背,等小公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这才想起来应该让他从冰冷的实验台上下来的。

“这么久了,腿应该没有力气吧!”ming多想了些,手顺势把人公主抱下了实验台,放在铺着厚垫子的转椅上,把椅子下边的把手扳下去,椅背倾斜些角度,让小公子可以舒服些。

“不要,明哥哥,不要,我不想躺着,你开的药我会好好喝完的,你别走开就好。”

ming看他用力拽着自己手腕,也不舍得离开了,但是,要怎么忍心告诉他事实呢。 小公子嘴里喊着不要躺下,却在椅子上打起了盹,ming为了让他安心,扣着他的手,轻轻拍着他的肩头,椅子里的人一会儿就睡过去了,许是哭累了吧。


ming端着吃的重新返回实验室,看着椅子里熟睡的人,忍不住的戳了戳他浅浅的酒窝,却不想,弄醒了他。“果然是他的酒窝有什么机关的吧!!!!”

醒了的人好像和刚刚不是一个人,倒是恢复了正常思路,问了些正常的问题,ming一一回答,却没想到他接受能力那么强!淡淡的丢出一个问题:你相信轮回吗?

连重生都见识过了,ming还有什么不相信的,或许,他说的,就是自己和他口中那个明哥哥吧!看来,可以听故事了呢!ming心里的瓜有种要从瓜秧滚出来的冲动。

“真巧,我也叫ming。”

ming的招牌式笑容永远带着直戳人心的魔力。小公子眼里的惊讶毫不收敛的表露出来,却又暗下去,这个ming跟他的明哥哥真是一点也不像啊!他的明哥哥会治病,会讲笑话,会温柔的喂他吃饭,而这个ming……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侯三龙”

“龙?我看你又甜又可爱的,跟kitkat差不多,就叫你katkit吧!”ming把手里的巧克力递给他,还不忘戳戳他的酒窝。

“你们现代人都这么无理吗?”

“kitkat,你们古代人都这么死板吗?”

“我还没同意那个称呼呢!你不许叫!”

“可是你那么甜,真的跟kitkat很一样!”酒窝又被袭击,这次的酒窝是换成了可以炸毛的机关吧!

ming呼噜了几下kit炸毛的头发,把盛满粥的勺子递到kit嘴边,kit的眼神明显柔了几分,看来,他的明哥哥也是这么照顾他的,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人在ming说出“炸毛的kit像个kitty猫一样呢!”又闹了起来,即使听不懂kitty,可是“猫”这个字眼他还是听到了的,闹累了才又安静下来吃东西。


吃完东西的kit像是吸了水的海绵,脸上胶原蛋白都凸显出来了,肉肉的小脸蛋,凹陷进去的大酒窝,真是可爱极了,挪不开眼睛的ming在听到敲门声后才想起要怎么瞒过别人自己捡了个大宝贝这个严峻的问题。

“ming,教授让我把分析资料拿过来,顺便给你带了点吃的!”

“嗷!麻烦P'Forth了!我正好饿了呢!”

“好的!你泡在实验室里都快三天了,今天研究尸体也别太卖力了,注意身体。”Forth转身的时候瞥到了桌子上还留着一半的吃的,这不太像ming的作风,他可是饿起来连盘子都舔干净的人。

“ming,你没事吧?”手搭上门把手,却还是担心的问了一句。

“其实吧,有那么点小事情……”ming向来是信任Forth的,也不喜欢有事情瞒着他,更何况是这次如此大的事情,ming便引Forth走向了里间的资料室。

好了,P,准备迎接惊喜(惊吓???)吧!


再三斟酌,两人还是决定上报,作为绝密文件上报。在拟稿文件的时候,ming的忐忑不安占了上风,kit会不会被带走,会不会送上冰冷的手术台,会不会……ming不敢想那么多,接下来的几分钟快速和Forth一起做好了逃走的计划,在beam的里应外合下,带kit走了。

车灯驱走了车前的那片黑暗,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带着kit那十万个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东西还会跑呢?
那个亮亮的是他的眼睛吗?
为什么要把我拴在这里?
为什么……

车子在歪曲的小路上行驶着,打开一点车窗,风把ming的烦心都吹走了,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真好。风里居然有淡淡的奶香,是从kit那边吹过来的? 

那个正在欣赏沿路新奇玩意的人,眼睛冒着求知的星星,像是第一次出门的猫咪,手垫在头下,趴在车玻璃上不停的摆着头,嘴里还不断的问着问题。一路上给kit解释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觉得时间过的很快,却默默祈祷着过的慢一点,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那种不在实验室就只想着研究古文物的心思一点都没有,难道说自己就是为了遇到这个人?


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


🏠

kit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就住进了一间看起来很奇怪的房子,ming不喜欢楼房的拘束,特意选了远离城市的带小院的房子,而且没有人知道这里。现在却有些庆幸,kit肯定住不了那样的房间吧。

推开并不是很结实的木门,小院一览无余,小院的左边种着几棵丁香,丁香旁边还有一套藤椅,掉落的紫色花瓣簇拥着树根,洒落在玻璃桌上成了淡紫色的桌垫,树下的小蚂蚁们还在碰头交流着。小甬道的右边有个摇椅,在大腿粗的枣树下安静的躺着。这物件但是挺符合ming的职业,却不符合他不知疲倦的性格。

“你们现在的人为什么住在那样的筒子里?”kit皱着眉头指着远处林立的高楼,满眼都是好奇。捂住嘴还是露出了笑声,ming牵着kit去浴室,路上跟他解释了些现代的东西。


🛀

ming的衣服套在kit身上有些宽大,家居服本就宽松,裤腿囤在脚踝连脚趾都遮住了,短袖露出藕节一样的胳膊,却被kit以光速遮住,“怎么能露出皮肤呢?”ming宠溺的笑了笑,不得不给他翻出长袖,袖子长的都赶上半小时前kit身上的深衣了。

“轰~”吹风机的声音和kit的疑问同时发出,在ming的一番示范解释下kit才半信半疑的转过头,把及腰的长发交到了ming手里,紧闭着眼睛,怕这个弯弯曲曲的小东西会把自己吸进去。

新奇的玩意太多了,ming不得不像看护孩子一样照顾他,教他现代东西的用法,听他讲些那个时候的故事。

原来,那个明是小公子家里的大夫,本是束发之后就一刻不离的陪着他,直到及冠之年,却因不良县官听说明的医术颇好被强制带走,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kit眨巴着眼睛低头看着手里奇形怪状的物件,摸了摸自己已经干透的头发,不由得笑了,他的明哥哥也喜欢给他擦头发,每次洗完澡都不准自己出去,把自己包的很严实怕自己染上风寒,睡觉也要等都干了才可以……

 “我可以也叫你明哥哥吗?”

“当然可以!”ming的手放在kit刚吹干的头发上抚摸着,“做梦都想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弟弟呢!”

“我说过了,不许戳我酒窝!”落日透过玻璃打在kit脸上,那两个深深的酒窝显得格外明显,ming跑去开灯,回过头来却看到盘腿坐在沙发上的人抬头惊讶的看着屋顶的灯,露出小孩子发现宝藏的表情。

“这个是什么?跟月亮一样!!”

“这是LED灯,有电才能亮。”

“电?那又是什么?你手里那个刚刚不停响的小方盒子又是什么?”kit歪着头盯着ming,是脑子里的问题太多以致于小脑袋都撑不住了吗?

ming觉得自从带kit回来,自己对现代文明又了解了不少,本就有耐心的性格更好了,每天给kit讲着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陪他看电影,即使每天都悠闲地过着,却还是想把时间掰开来过,想要把过去的两千年都赔给kit。

郊区的电路不是很稳定,所以难免停电。很巧的是,停电的这天是个农历16,月亮最圆的时候。

“kit,陪我一起看月亮好不好?”

“好呀!”kit抱着最近很喜欢的薯片坐到了摇椅里,ming则坐到了对面的藤椅,静静的听着kit吟起诗来,末了加了一句,“明哥哥,两千年前,我们也是这样一起赏月的。”

ming脑子里似乎闪过了一丝画面,精雕的亭子外围有一圈木凳,小公子手里端着桂花糕往嘴里塞,淡黄色的点心倒是和淡黄色的衣服很配,旁边人身着淡蓝色的直裾,配着手里白瓷的小酒杯。

“两千年后,我还会陪你赏月的。”



评论(21)

热度(83)

  1. 🌸hello暖暖.樱花树下的兔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