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兔砸

很累…
有心无力
其实并不想丧丧的

复活 上【Ming×kit】

逗老师交作业啦(⁎⁍̴̛ᴗ⁍̴̛⁎)@白逗珂基 

复活的梗,ooc👌

不熟悉历史文物和考古工作,汉服查询了好久越看越懵逼🤦🏻‍♀️先是卡在了名字上,又卡在了衣服上,这篇文跟我有仇😂感觉自己好啰嗦🌚

如有错误请指正😋
~~~~~~~~~~~~~~~~~~~~~~~~

ming一直很喜欢他的工作,大小不一的刷子细细的拨弄着文物上的尘土,让许久未见阳光的文物散发出蕴藏了几百年的光辉,这份工作也很符合他细腻的性格。

心思细腻的人总会好奇于做工精美的簪子步摇诉说着什么样的爱恨情仇,也喜欢细细琢磨闪着寒光的宝剑陪伴了怎样英勇的将军,斩过多少敌人。每次挖掘工作都万分期待着,每次清理工作都能看到从泥土里脱胎换骨的文物,那种惊喜是不可言说的。


这次挖掘工作来的很突然,ming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跟随考古队钻进了一个偏僻的山村,ming所在的考古队一直以来都效率很高,工作进行的很是顺利,很快就到了主墓室。 在这里呆了一周了,关于墓室的主人也多多少少听到村里老人提及,再加上有根据县志等各种记载来的准确考证。

墓室的主人是一个富有人家的小公子,生来体弱,长期卧床静养,倒也才华不浅,只是连婚事都不曾有过就孤零零的躺进了这冰冷的棺椁。

这座意外发现的古墓位于地下二十多米的地方,厚实的岩石和泥土契合,将阳光都隔离了,墓室几乎不会受到地面温度和湿度的影响。棺材外面那一米多厚的白膏泥还有木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木炭有很强的吸潮功能,白膏泥对水的渗透性很差,就算墓室里渗透进水也不会对棺材内部有什么影响。所以,墓葬将时间永远的停在了两千年之前的某一天。

棺盖打开的时候,墓室里弥漫着香气,所有人下意识的按紧了脸上的防毒面具,只有ming先一步凑近了棺椁,盯紧了安静的躺在棺材里的人,或许说是没有任何腐烂现象的尸体。

棺材里躺着的人从服饰可以看出朝代,而看脸却以为是刚躺进去的,发冠梳的很利落,面色红润,嘴角有些弧度,仔细看还可以看到面颊上微陷进去的小酒窝,手拢着袖子乖巧的放在腹部,只露出二分之一的白皙手指。


“这墓主人看了还真是让人生怜悯,不过本来长期卧床,从病痛中离去也算是解脱吧…”ming心里生出一丝丝心疼。


由于接触了空气,棺里人的皮肤出现了一点点氧化现象,衣服也出现一些化学现象,这样的尸体研究可遇不可求,考古队决定先分出一个小队将尸体运回研究所进行保存并研究,Ming很自然的被选作了小队长。


🔬

研究所的设备很完善,小公子的尸体放在冷冻设施里,依旧保持了他该有的白皙皮肤。ming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却在动手之前看着冷冻设施里被做工精良的深衣包裹着的尸体发起了呆。

淡蓝色的深衣包裹着小公子,皮肤衬出如玉般的白皙,脖间还有露出的三层衣领,沿着交领处的玄色衣缘一直向下,腰间系着完美的结,显出小公子柔弱的腰身,蝴蝶结紧挨着就是那一寸半玄色衣缘外的纤细手指,乖巧的搭在腹部,小公子的身形撑不起宽大的深衣,不过,加上深衣的那么一丝飘逸严谨却很耐看。
(emm……卡壳很久的一段,不了解汉服,瞎看吧👀)

戴着乳胶手套的手伸向那白色的结,却在拉开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下方手指的弹动,ming吓到呆滞,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就继续了自己的动作,却在拿开小公子的胳膊的时候再一次被吓到,胸部微弱的起伏是骗人的吧!难道是自己眼睛不好使了?!ming用力揉了揉眼睛,白色乳胶手套过分蹭眼皮的感受并不好受,ming腿软着去把实验室的门上锁,他有种预感,冷冻柜里的人会醒过来。


ming就这样呆立着,手却还是不自觉的去捏了一把手指动之后就开始变的水润起来的脸,戳了戳变浅的酒窝。

不知是躺了两千年第一次被人戳酒窝还是ming的手自带什么功能,小公子的眼睛有了想睁开的趋势,ming睁大着眼睛盯着,脑子里还不断溜过“卧槽!中奖了!”、“不会是他酒窝里有什么开关吧!”、“看了他的眼睛会不会被催眠?”、“他怎么还不睁开眼,睁开眼他第一句话会说什么?”、“我会不会听不懂他说话?”……一系列不正经的问题。

抬手关掉旁边器材上的照明灯,小公子的眼意料之中的睁开了,浅棕色的眸子里满满的疑问。对视时,ming恍惚有种穿越的感觉,都想抬手抽抽自己,看是不是在做梦。

小公子像是要张嘴,却只有咿咿呀呀嘶哑的声音,ming端过一杯水扶他喝下,许是两千年来终于解了渴,小公子的酒窝慢慢险了进去,同时也把ming的手指吸了过去。


“嗷!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忍不住……”


“怎会有如此无礼之人呢!”奶声奶气的埋冤声很小,还夹杂着嘶哑。

看小公子皱起的眉头,撅起的嘴和虽然不受控制但还是尽力去捂住自己酒窝的手,ming很识趣的道了歉,就是不知道他听没听懂。


“你好,我叫ming。”ming做出要握手的动作,小公子张了张嘴,却又把话咽了回去,伸出手晃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这样!”ming拽着他的右手扣住自己的右手,“这叫握手,那我们就是朋友了!”手心相贴的那一刻,ming看到了手背一颗泪珠,抬头,半坐着的小公子眼里已经是又蓄满了泪水。

“嗷!怎么会哭了呢!我不是在占你便宜啦!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头一次交到两千年前的朋友呢!”ming赶紧跑去拿纸巾,却被拽的更紧。

“明哥哥…”哭声盖住了小公子奶奶的声音,却还是能听出一句带着撒娇带着重逢喜悦的“明哥哥”,那个他死前都很想见到的人。











评论(41)

热度(135)

  1. 🌸hello暖暖.樱花树下的兔砸 转载了此文字
  2. 🌸hello暖暖.樱花树下的兔砸 转载了此文字